吃完晚餐之後,涼介的手機響了。

「喂?」涼介接起手機。

「涼介,你跑去哪了?」電話的那一頭是裕翔。

「我在外面。」

「外面?你沒事吧?」

「有事…下午被下藥了,還好有人救了我。」

「被下藥?!」裕翔大吼了一聲之後,旁邊傳來更多的聲音。

「你該不會做了什麼不該做了事情?」問的人是小光。

「沒有!」

「那是未遂囉?」這次問的是雄也。

「那…」電話那頭好像還要繼續問。

涼介先一步開口了。「你們是擔心我的安危,還是只關心我有沒有被吃掉?」

「當然是擔心你的安危啊!」電話那頭的九個人異口同聲的說著。

「最好是這樣啦!」涼介沒好氣的說著。

「好了,不閒聊了!你在哪?我們去載你。」宏太說。

「我等等就自己回去。」

「不行,喜爺快發現你不在了,告訴我地點,我們去載你。」

「好吧!」

涼介使了個眼色給琉璃。

琉璃有默契的點點頭,在涼介的耳邊說了附近公園的位置。

「知道了!我們馬上過去了!」

說完便掛掉電話了。

琉璃走進廚房洗碗。

雖然手有在動,是在洗碗沒錯,可是心裡卻想著別的事。

他要走了……以後也不會再見面了吧!

我為什麼會心痛,難道我真對他…

可是,我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啊!

不可能在一起的,我不該去奢求……

老天爺給我這段時間

讓我和他待在一起,讓我遇見,這該滿足才是了啊!

手摸了臉頰。

怪了……我怎麼會哭…

涼介從琉璃的房間走了出來,手中拿著假髮、帽子和眼鏡。

「琉璃。」涼介走了過來。

琉璃趕緊把眼淚擦乾。

不過涼介還是看到了她的眼淚。

「你東西都拿好了嗎?」琉璃問。

「嗯!都拿好了!」

「那你快戴上,然後去公園吧!」說著,琉璃就幫涼介把假髮和帽子戴好。「我想他們也應該快到了!」

涼介看著琉璃。「妳……希望我快點走嗎?」

琉璃呆了兩秒後,苦笑著。「你再說些什麼啊!你得快走,如果被喜爺知道你在外面就慘了!」

她假裝不在意的在幫他調假髮。

涼介溫柔的握著琉璃的手。「琉璃。」

不要!不要對我這麼好…

我會亂想的…

涼介溫柔的看著琉璃。

把手上戴著的手環拿了下來,然後戴在琉璃的手上。

「這個給妳。」

琉璃驚慌。「這…這怎麼行…」

「給你就是給你了,不准再說些什麼了!」

「好…」琉璃也不敢再多說些什麼。

看著手環,琉璃不禁留下淚。

涼介溫柔的擦掉琉璃臉上的淚水。

「傻瓜,我們會再見面的。」

「咦?」琉璃不敢置信的看著涼介。

涼介笑了笑,吻了琉璃的額頭,然後就走了。

他承認,自己是真的對這個才見過一次面的女生動心了。

琉璃看著涼介的背影,腦中還在想著剛剛涼介講的話。

我們……真的會再見面嗎?

 

*******

 

自從那天後,琉璃每天都戴著那個手環,不曾拿下。

日子一天一天過,琉璃還是在等待。

等待涼介哪天會來找他。

涼介對她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會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呢?!

每天只能從電視機上看到你,感覺我們真的相隔好遠喔!

你過的好嗎?每天工作會不會很累呢?

怎麼辦……

我發現自己好想好想你…

我真的愛上你了…

怎麼辦?

 

*******

 

琉璃和以往一樣的上下學。

某天,在她去上學的路上,有台黑色的車子擋在她前面,似乎有意要攔她。

「請問妳是琉璃嗎?」有個男生下車問她。

琉璃驚訝的看著站在眼前的男生。

他……是大貴?!

「我是。」琉璃還是想確定一下,說不定只是長的像。「你是大貴?」

大貴甜甜一笑。「我是。」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是來找妳的!」

「找我?」她很確定自己跟大貴並不認識。

「嚴格來說,是涼介要找妳!」

涼介?!

琉璃抓著大貴的衣袖。「涼介找我?!他怎會找我?是不是他怎麼了?」

大貴抓著琉璃的肩膀,輕輕搖著。

「琉璃,妳冷靜一點。」

琉璃一聽,馬上靜下來,過了許久,才又開口。

「是不是涼介怎麼了?」

「他身體有點不舒服,我們想說如果帶妳去看他的話,他或許會好一點。」

一聽到涼介的身體不舒服,琉璃又慌了。

「怎麼會這樣?」

「我想…還是由涼介跟妳說比較好。」大貴幫她開車門。「妳先上車吧!我們馬上帶妳去看涼介。」

「麻煩你了。」琉璃說。

 

就這樣子,琉璃上車了。

一路上,她的腦子心裡都在想著涼介。

 

*******

 

在跳跳們共有的租屋──

「我就說我沒有事了,我可以去工作了!」涼介不聽大家的話,執意要下床去工作。

裕翔把涼介壓回床上。「不行,你要多休息才行!喜爺已經給你請假了,這幾天你就就好好休息就好了!」

「我只是有點累,又沒有什麼好休息的!」

「誰說你只是有點累啊!醫生說你是很多天都沒有好好吃飯了,所以才會這樣子的,再加上自從你被下過藥之後,你就不知道怎麼了,一直投入工作,簡直都沒好好睡過,你這樣子身子不會被你搞壞才怪!」一旁的雄也說著。

「我…我投入工作只是想讓自己表現的更好…」

我想變的更好,這樣子表演起來,才可以讓琉璃看到最好的一面啊!

「你…」

裕翔想再說些什麼,就被大貴給打斷了。

「我帶了她回來了,我想涼介應該會乖乖的休息了!」

「帶誰回來?」涼介問。

「你自己看囉!」大貴笑著。

涼介想再問,就看到琉璃跟著大貴走了進來。

「琉璃…」涼介很驚訝可以看到琉璃。

剛剛裕翔和雄也說的話,琉璃都有聽到。

為什麼他沒有好好休息呢?這樣會讓我好擔心……

「好了,接下來就讓他們好好聊聊,我們下去吧!」大貴說。

然後雄也和裕翔也跟著他下樓去了。

只剩下涼介和琉璃在房間裡。

琉璃走到床邊。「你為什麼不好好休息?」

「我…」涼介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這樣子會讓我好擔心,你知不知道啊!」琉璃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

看到她哭,涼介不知所措著。

「琉璃,別哭…」涼介拉著琉璃的手,往自己的懷裡,緊緊抱著她。

「你說我們會再見面,我一直等一直等……好怕你忘記…」

「對不起……」

「我知道我和你是不同世界的人,我不能多奢求什麼,可是我的心就是不受控制,就是會無法自拔的去喜歡你、愛你……你說,要我怎麼辦才能不這樣子想……」

涼介看著琉璃。

「你說我該怎麼辦?」

「那妳就繼續不受控制,繼續無法自拔繼續喜歡我、愛我啊!」涼介終於說出心底的話。

琉璃被涼介的話嚇傻了。

「我不得不承認,那天見到妳之後,就真的很喜歡和妳在一起,喜歡看妳害羞的樣子,喜歡妳照顧我的樣子,我不忍看到妳哭,所以那天晚上,我真的好想好想要留下妳身邊。」涼介把琉璃抱的更緊了。「我不要妳離開我!這幾天一直投入工作,就是怕自己會好想好想妳,想要飛到妳身邊,這是真的,就算別人說不可能有一見鍾情,可是我就是對妳……琉璃,我很喜歡妳!」

聽到涼介的告白,琉璃簡直不敢相信。

涼介居然說喜歡她?喜歡她?

這是真的嗎?

「我也是……」琉璃把頭埋進涼介的懷裡。「我好愛你,我真的真的好愛你!」

涼介聽到琉璃的告白,開心的親吻著她的額、鼻、唇。

此刻,門的繫縫……

「光,你擋到我了啦!」侑李推了推小光。

「唉唷,你叫雄也抱你不就好了!」小光又推了回去。

雄也看不過去就抱起了侑李。「看到了嗎?」

「嗯嗯,謝謝雄也。」侑李笑著。

「大貴,你過去一點點啦!」慧把大貴擠到旁邊。

「我沒看到了啦!」大貴也擠回去。

「大貴、慧,你們不要擠了啦!」宏太大叫著。

「不要壓我啊!」龍太郎大叫著。

「阿,誰踩到我了?」圭人大叫。

就這樣子…一團混亂……下一秒……

『碰』的一聲,大家都疊成一推…

九個跳跳們都尷尬的看著涼介和琉璃。

「對不起,打擾了…」

琉璃害羞的躲進涼介的懷裡。

嗚嗚嗚嗚……好丟臉喔……被看到了啦!!

「你們……」涼介整個臉都綠了。

小光乾笑著。「涼介,你別生氣啦!我們…我們現在馬上就出去。」

「對啊!馬上喔!」宏太強調。

一說完,他們都用最快的速度離開房間。

琉璃紅著臉。

涼介看著琉璃。「妳…可以住在這裡陪我嗎?」

「咦?」琉璃傻了一下。

「不行嗎?」見琉璃呆滯的反應,以為琉璃不喜歡。「我不勉強的,妳……」

「不是啦!我沒有不答應,只是……」

「只是?」

「媽咪……如果我都住在這裡,那就只剩下媽咪在家,而且……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媽咪說…」

「媽咪?!就是上次我躲在衣櫃裡,在和妳說話的那一個?」

「對阿!」

「可是…她不是看起來跟妳差不多大……」涼介疑惑著。

「呵呵…」琉璃笑了笑。「我們是這樣子稱呼的啦!我們設立了一個平成家族,玲當我的媽媽。」

「原來是這樣啊!」涼介笑了笑。

「所以我必須要跟媽咪講一下…」

琉璃的話還沒有講完就被小光給打斷了。

「不用擔心,我們已經把妳媽咪帶來了!」

琉璃驚訝。「真的嗎?」

小光正要說話,玲就從小光身旁走了過來。

「乖女兒,我來囉!」玲笑著。

「媽咪…」琉璃抱住玲。

玲摸了摸琉璃的頭,然後看著涼介。「你們的事情,我大致上都聽小光說過了。」

「那……我可以嗎?」琉璃問。

「當然可以啊!我也剛好這幾天要出遠門辦事情。」

琉璃笑了。「耶 ~ 媽咪最好了!」

「可是…」玲看著涼介。「如果你害她哭,或是害她被欺負,我會把她帶回家,你聽清楚了嗎?」

「我知道了,我會保護她!」涼介承諾著。

「很好。」玲點了點頭,然後看著琉璃。「那女兒…我要回去了,妳的衣物我會拖人帶來的,在這裡就要注意些,不要被外面的人發現妳和他們住在一起,知不知道!」

「嗯!我知道了!」

「那我走了,拜。」

玲道別了琉璃之後就回去了。

涼介抱緊了琉璃。「那妳就可以住在這邊了呢!」

琉璃也抱緊了涼介。「嗯!那我可要好好照顧你才行!」

「照顧?」

他怎麼覺得琉璃的照顧好像特別的強調啊!

「沒錯!大貴說你都沒有好好休息,也沒有好好吃飯,所以現在我都要盯著你才行!」琉璃推開涼介,手插著腰,帶著點怒氣和玩笑的語氣對著涼介說。

「好好好,有妳在,我聽話。」涼介舉起雙手,投降的說著。

琉璃帶著點勝利的笑容。「很好!那現在你就乖乖的在床上休息,我去幫你做飯!」

「是是是,琉璃大人。」

果然,涼介真的乖乖聽話的躺回床上休息。

琉璃笑了笑,然後便下樓煮飯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Via 的頭像
LiVia

小瘋子的大象窩

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