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到小蝶那樣子的眼神,就讓杏全身的皮都繃緊了。

「小蝶,妳怎麼會在這裡?」健人問著。

「我剛好路過,看到你在這邊就過來啦!」小蝶笑著說。

其實是有人跟他通報,說他為了一個女生,拋下表演只為了要追人。對健人有這麼大的影響力的人,就只有杏了。

「杏,好久不見了。」小蝶柔柔一笑。

杏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恩,對呀…」說話的聲音十分的顫抖。

「妳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小蝶走上前,手輕輕的拍著杏的背。

杏更是不敢亂動亂講話,皮繃得更是緊。

健人也靠了過來。「妳身體不舒服?怎麼沒有跟我說呢,我送妳回去吧!」

杏正要開口回絕而已,沒想到小蝶搶先一步替她回答了。

「健人,你要平安的把杏送回家喔!」小蝶對著杏笑了笑。「那我先回家了,有空再約出來聊聊喔。」

說完,她就走了。

杏看到她走了根本沒有鬆口氣,反倒更有壓力了。

她說改天再約出來聊聊…

不!我不要再像以前那樣子的被她欺負了…

「走吧!」健人要拉起杏的手。

杏立刻甩開,健人被這個動作嚇到,眼底盡是受傷。

「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你…不要來找我好了…」

說完這句話,她急急忙忙的就跑走了。

健人看她跑走之後,很難過。

此時,他發現地上有個東西。

彎下腰去看,發現是一封信。他撿了起來,打開信來看。

發現裡面的內容是…他每次都會收到的信,他一直都很喜歡這個歌迷寄過來的信,在信中,他們兩個聊得十分的愉快。沒想到…那個人居然就是--杏。

把信收起來之後,健人馬上衝回他們的宿舍裡。

 

 

 

宿舍--

看到流路正坐在客廳裡,跟風磨聊得很開心。

「妳是杏的朋友吧!」健人問著。

「對啊,我是。」

健人馬上把信拿出來給流路看。

「這個…是杏每次都會寫給我的吧!」

流路看了信之後,點了點頭。「的確,這個是杏寫給你的。」

「杏…她過得怎麼樣?她之前怎麼會在美國?」

「我跟杏是在美國認識的,那個時候我們因為都喜歡傑尼斯變成了好朋友。決定一起回來日本,在美國,我有問過她為什麼會來美國,她只是跟我說,她不能待在日本了,剛好家人也因為工作關係要搬到美國,她也就跟著過來了。」

「不能待在日本?」

「似乎…是有人在威脅她…」流路皺眉說著。「她常常看著你的影片在哭,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只能在旁邊陪著,你知道嗎?有好幾次,我都想要問她,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可是每次我一開頭,她就會很害怕得直發抖,不肯跟我講!」

健人聽流路這麼說,很心疼杏。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杏這麼的害怕。

她剛剛也是這樣子的一直發抖…難道是… 

剛剛好像是小蝶出現之後才這個樣子的…

「妳可以帶我去找杏嗎?」

「可以,不過我希望你們可以好好說清楚,我一直覺得你們之間有很大的誤會。」

「恩。」

 

──

 

回到租屋的杏,整個人無力的攤坐在椅子上。

今天…終於可以親眼的看到健人

但是,也看到了小蝶…

當初,她會遠離健人,也是因為小蝶的關係…

真的,一想到以前發生的事情,真的會忍不住的發抖,害怕。

『叩叩叩--』

杏起身去開門,心想,應該是流路。

打開門,果真是流路,但一看到她身後的人,卻讓她呆住了幾秒鐘。

「你們慢慢聊…」流路走了。

健人踏進了屋內。

杏此時才反應過來,急忙得把健人推向門口。

「你不可以來這裡!」

「為什麼?杏,妳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我…怎麼會有事情瞞著你!」

「妳說謊!妳看著我的眼睛!」健人把杏的臉轉向自己。

「我…」

「妳再說一次,看著我的眼睛再說一次啊!」

杏一對到健人的眼睛,就什麼話也講不出來了。

眼淚,不能的流下。

看到杏的眼淚,健人整個人開始慌了起來。

「我…我不是故意要那麼大聲的跟妳說話,妳…對不起…」健人把她抱在懷裡。

杏搖搖頭。「不是的,我不是因為這樣子哭。我…」杏抬頭看著健人。「我們不能在一起,我不要你受傷!」

受傷?!

「妳怎麼這樣子講,我會受到什麼傷害?」健人緊抓住杏的肩膀,問著。

杏很害怕的看著健人,直搖頭。

「告訴我!」

「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國小的時候,我們的感情很好,但是…突然有一陣子我不理你。」

「我記得啊,那一陣子我怎麼跟妳講話,妳就是不理我。就跟現在…一樣…」健人好像想到了什麼。「難道…妳是因為某些原因才不理我的?」

杏點了點頭。「因為…那個時候小蝶她威脅我,說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否則…她會傷害我身邊的人…包括你…」

「什麼!?」健人非常的意外,沒想到事情的真相居然是這樣。

「所以,我們還是不要在一起比較好,我們也是可以像現在這樣子,我是歌迷,然後默默的支持你啊!」

「不要!我不要妳在離開我了!」健人抱緊杏。

「我…不要你受到傷害啊…」杏哭著。

「有我在,我會保護妳的。」健人很堅定的說著。

 

──

 

自從健人說了那句堅定的話之後,杏也相信健人。

便開始跟健人在一起,流路也在身邊陪著她。

流路啊,最近跟風磨的感情似乎很好呢,呵呵。

和健人相處的時間也有一陣子了,這陣子看小蝶都沒有動作,讓她有點擔心。

很怕小蝶會對健人還是她做些什麼恐怖的事情…

「杏,妳怎麼了啊?」流路看杏的臉色一直很不好,便靠過來問問。

「婀…我沒事的啦!就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難道妳在想小蝶會不會對你們做出些什麼過份的事情嗎?」

真不愧的流路,一下子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唉…妳不要擔心那麼多,我想健人他會有辦法的,再說,妳如果因為小蝶就逃避健人,然後又像之前那樣子躲他躲得遠遠的,那才是讓健人傷透心,只有妳在他身邊的時候,他才開心啊!這是風磨這麼跟我說的。」

「嗯。」杏看著流路。「妳最近跟風磨走得很近吼?」笑著。

流路一聽,臉都紅了。「哪、哪…哪有啊!我…我們只是朋友…」

「呵呵,是吼,妳不要騙我了啦!我有眼睛,看得出來風磨對妳有感覺。」

「杏。」流路羞紅著臉,伸出粉拳,輕輕打著杏。

杏有點傻住,這是她第一次看到流路露出一臉嬌羞的樣子。

看來…風磨改變了流路的個性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Via 的頭像
LiVia

小瘋子的大象窩

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