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靜兒,跟龜梨是青梅竹馬。

因為雙方家長都認識,所以我們以前小時候常常玩在一起。

漸漸的,因為年紀越來越大。

他有他的朋友,我也有我的朋友了。

所以慢慢的,我們之間就有了距離。

不過因為我們是鄰居,所以上下學都是一起的

龜梨的外表出眾,想當然耳一定會有很多很多女生愛慕他,而我就常常變成她們那群瘋婆子的發洩對象…

「哼,給我離龜梨學長遠一點。」

「長的不怎麼樣,還敢那麼靠近龜梨。」

一群女孩子就這樣子圍著她狂罵,不過她也不是省油的燈。

「誰想要跟他靠近啊,還不是因為我們是鄰居才必須每天上下學都一起。還有,我長的是醜是美干你們屁事,妳們那些外表漂亮的還不是靠化妝品,有種就給我素顏啊,不要在那裡叫叫叫叫,聽了就厭煩。」靜兒吼了回去。

「妳、妳說什麼!?我們是靠化妝的。」

噢,厚厚的一層粉掉了…(噗

「怎麼樣,惱羞成怒了嗎?我說的是事情讓妳受到打擊了嗎?」靜兒又回了一句。

「可惡,還不給我上,給她點顏色瞧瞧。」

帶頭的一下令,所有的女生都衝向靜兒。

靜兒從小就開始在學空手道跟柔道,可別以為她很好對付的。

不過因為人數眾多,她多多少少還是身上有帶傷。

沒幾分鐘之後,那些人全都趴在地上了。

「想要打敗我,妳們還差的遠了。」

靜兒擦了擦嘴角流出的血之後,就離開了。

 

 

回到家之後,爸媽一看到她臉上的傷,忍不住的又多說兩句。

「我說靜兒啊,一個女孩子,成天臉上帶著傷,這樣子不好。」爸爸說著。

「是啊,怎麼又跟人家打架了?」媽媽問著。

「你們以為我願意啊,還不都是龜梨害的。」

「說到龜梨,他們家等等會過來我們這邊一起吃飯喔。」

噢雪特!

「我先回房間了。」

回到房間之後,靜兒躺在床上,開始在想事情。

唉,其實她喜歡龜梨很久了,但是因為龜梨十分的出眾,不只人長的帥,功課也是一等一的好。

相對的,她是個標準的恰北北,常常打架,功課又不好,常常需要靠人家惡補。

這樣子的配對,任誰都會覺得怪怪的。

她翻個身,抱著她的娃娃,就這樣子睡著了。

 

 

──

 

 

「喂,妳要睡到什麼時候啊妳?」

在睡夢中,她似乎聽到了龜梨的聲音…

是幻聽吧…讓她再多睡一下子…

突然,抱在懷中的娃娃被抽走了,換來的是個有溫度而且軟軟的胸膛。

這讓靜兒整個嚇醒了。

一睜開眼睛,就看到龜梨的臉離自己超級近的。

臉頓時紅了。

「終於肯起床啦妳~」和也笑了笑。

靜兒腦袋突然打結了,所以根本就不知道龜梨正抱著她躺在她的床上。

「妳居然沒有推開我欸,難不成妳很喜歡我這樣子抱著妳?」和也笑了笑。

腦袋回神了,靜兒趕緊推開他。「你怎麼進來的?」

「門沒鎖啊!」他說的一副很理所當然的樣子。

「就算門沒有鎖,你也不能這樣子跑來女孩子的房間啊!」靜兒吼著。

「女孩子?」和也上下打量著,好像不太認同這句話。

看到和也的眼神,靜兒整個火氣上來。「怎樣,不認為我是女孩子噢,你滾啦!」

她生氣的把他推出門外。

在門外的和也敲了敲門。「妳媽媽說叫妳下去吃飯囉。」

「知道了啦!」

聽到離開的腳步聲,靜兒癱坐在地上。

很安靜很安靜的流淚…

她…也想要變的更女孩子啊…

其實和也並沒有離開,他靜靜的坐在門外的地上。

擔心著她臉上的傷痕,那些傷痕難不成又是那些愛幕他的那些女孩子用的嗎?

和也擔心的咬著自己的下唇,他真的很不希望她又再受傷了…

 

 

──

 

某一天,和也正好有個通告要上,忘記了帶了重要的東西,就請靜兒幫他送到事務所。

到達事務所之後,警衛不要讓她進去,讓她非常的生氣。

突然有個聲音從她的身後傳來。「他是和也的朋友,讓她進去吧。」

「是。」

靜兒轉過身,跟她道謝著。「謝謝妳,妳叫什麼名字啊?」

「妳好,我叫小理。」

「妳好,我叫靜兒。」

「我想和也應該等很久了,我帶妳去他們的休息室吧!」小理說。

「妳跟他們都很熟嗎?」

「呵呵,不瞞妳說,其實我是龍也的未婚妻。」小理甜甜的笑著。

「哇,這是個很勁爆的事情啊!」靜兒驚呼著。

「這件事情我只跟妳說喔,因為我覺得我們可以當朋友的。」

「呵呵,我一定守口如瓶的,放心!」

「憑妳是和也的朋友,我也放心。」

「顆顆。」

「只是社長說了,這件事情不能公開,一但公開就會發生許多事情的。」

「嗯嗯,這個我懂。」

因為平常被龜梨那些愛慕者打可不是打假的。

如果類似這樣子的事情被公開了,那些歌迷一定會反彈的。

那…她不就不能讓龜梨知道她喜歡他的事情了。

 

 

休息室--

「欸欸欸,和也,你是不是對你那個青梅竹馬有意思啊?」仁推了推和也,笑著說。

「沒有。」他冷冷的回答著。

「騙人吧你,不然你怎麼天天都看著你的手機桌布啊,已經把人家的照片弄成手機桌布了,你還說沒有意思,少騙人了!」聖說著。

被戳破謊言的和也,臉頓時紅了起來。「你們…」

「說人人到。」田口笑了笑。

休息室的門剛好被推開,是靜兒跟小理。

剛剛在門外就聽到他們的對話,讓靜兒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和也。

「痾…東西我已經送過來了。」靜兒把和也要她帶來的東西給了和也。

「噢…謝謝。」因為剛剛被他們一瞎起鬨,害的他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靜兒。

一旁的龍也看到小理,挺驚訝的。「妳…怎麼會來?」

小理被他這麼一問,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我只是來看看你的…」

「是我爸媽要妳來的嗎?」口氣冷淡的問著。

「不、不是的,不是這樣子的。」小理急忙的回答著。

「妳不用在我的面前裝乖寶寶的樣子,或許我爸媽吃這套,但是我可不吃這套的。」

小理聽到龍也這麼說,眼眶裡的淚水都快要流出了。

「喂,你別這樣子。」聖看不下去了,出聲了。

「哼,我出去一下。」龍也看也不看小理一眼,就這樣子走出了休息室。

從頭到尾都霧煞煞的靜兒拉了拉和也的衣服,小聲的在他耳邊問著。

「他們的感情…不好嗎?」

「這…說來話長…」

小理終於忍不住了,她摀著臉,衝了出去。

「小理!」靜兒也跟在後面。

「喂,妳別去…」

和也的話還沒說完,靜兒早就跟著衝出去了。

「和也,說不定你們家靜兒可以幫幫他們兩個人,我們也可以趁機推他們一把。」

「希望囉。」

不過話說回來,聽到『你們家靜兒』這句話

讓和也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呵呵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Via 的頭像
LiVia

小瘋子的大象窩

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