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好可愛噢妳們。」琉璃大聲的笑著。

「琉璃妳就別笑我們了啦!真是的。」靜兒紅著臉說著。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去吃點東西吧!這裡的甜點都很好吃呢!」夜光提議著。

「好啊,我們走吧!」

接著大家就都走向甜點屋。

一走進去就看到熟面孔--

「芽衣、冬美、櫻苺!」琉璃喊著。

被喊到的那些人,紛紛都轉頭過來。

「咦,是媽咪啊!」

「是姐姐!」

「妳們也來啦!」琉璃開心的叫著。

星加芽衣跟貴久交往已經有一陣子了,真下冬美跟智久交往也是有一段時間了。

而相葉櫻苺是相葉雅紀的妹妹,正在跟小山慶一郎交往中。

「大家也都來了欸,這次變成平成家族的大集合了。」水滴笑著說。

「是啊是啊,我們一定要好好聚一聚,只有我們女人的時間,哈哈。」靜兒豪邁的笑著。

「好啊,今天就別讓那些男生們來打擾我們。」

呵呵呵,在旁邊看著的智久也笑了笑。

今天,就讓她們好好聚一聚吧!

 

──

 

十幾個女人待在小木屋裡聊天吃餅乾,儼然就像是在畢業旅行一樣。

「各位姐姐們,妳們幫我想想,到底要怎麼樣,我才能突破那ㄧ關。」櫻苺突然這樣子問著。

琉璃吃著餅乾。「妹妹,妳是在指什麼事情啊?」

「就是…最近小慶他都不喜歡跟我親親,我想說要怎麼做,才會讓他想跟我愛愛。」

此話一說出,讓眾多的女生都傻眼了。

「咳,櫻苺,這件事情應該…不急著做吧?」琉璃說。

「琉璃妹,不該是這樣子講的吧?應該是說…櫻苺,妳還小,這種事情…痾…我想以後慶他就會做了啦!」夜光臉紅的說著。

「可是我看雄也都很大膽的就在阿璇身上種草莓啦!」

「噗,我…怎麼扯到我身上了?那是那傢伙他喜歡種草莓的。」阿璇紅著臉,趕快喝了一口飲料。

「我說…怎麼話題會突然變的這麼的18限了,我的媽啊!」水滴柔了柔太陽穴。

「妳們教教我嘛!」

「這…有點困難啊!」芽衣說。

「對啊,要我們教妳這個…有點…嗯,不好…」冬美說。

「我想慶他一定有他的想法,要是我們這樣子冒然的教妳一些奇怪的東西,到時候雅紀怪罪下來,我們可都逃不了的喔。」小理說著。

「嗯嗯,我知道了。」櫻苺嘟著嘴說著。「吼,我哥每次都這個樣子欸,都打擾我跟慶。」

「當哥哥當然都會這樣子的啊!」萌萌說。

「可是他每次都來當電燈泡。」

「那也代表妳哥哥真的很疼愛妳啊!」阿璇說。

「我知道我哥哥很愛我的。」

櫻苺笑開了。

 

 

 

「慶,你怎麼了啊?」貴久問著。

「唉…我在想,我真的好想櫻苺噢。」慶說。

「哈哈,你也太誇張了吧!」智久笑著說。

「因為我會擔心雅紀啊…他那麼保護櫻苺,如果我對櫻苺做了什麼,我想我一定會被殺的。」慶說。

「我們…來幫你製造機會吧!」智久笑了笑,拿起手機,打給光一。

 

呵呵,愛玩遊戲的光一。

 

 

──

 

 

接到電話的光一也很開心,因為他最喜歡玩遊戲了,特別是這種讓情侶感情大增的遊戲。

因為這樣子,光一把有來度假的情侶們集合起來,打算來玩個恐怖的遊戲

情侶一一的到這座島最陰暗恐怖的地方--那是棟鬼屋

傳說那棟鬼屋裡,曾經有一對情侶在那裡殉情

每一對情侶必須到那個鬼屋裡把光一放在裡面的各種寶物拿出來才行

每一對情侶都有提示卷軸,按照捲軸上的只是走就可以了

只是在這中間會遇到什麼,可就無法預測了……

 

「這樣子真的可以幫到櫻苺跟慶嗎?」琉璃問著。

「可以啦,妳難道忘記當初我們是怎麼措合大家的嗎!」涼介笑著摟住琉璃。

「顆顆,對吼。」琉璃躺在涼介的懷中。

沉溺在環抱中的琉璃及涼介,完全不知道…

有個人的眼神一直在看著琉璃…

那個眼神…充滿著…恐怖的愛意…

 

──

 

「喂,怎麼連我們都要一起玩啊?」靜兒問。

「乖乖,我們就當作是幫幫慶嘛!正好我們也可以好好培養感情啊!」龜笑了笑。

「少來,誰、誰、誰想跟、跟你培養感情啊!」靜兒講話突然結巴了,臉也都紅了一片。

「呵呵,臉紅了欸妳,好可愛。」龜突然的親了一下靜兒。

「啊啊啊啊--」靜兒害羞的不知所措,然後往前衝。

「嘖,害羞什麼啊妳!」龜無奈的追在後面。

 

 

「妳的傷還好吧?」龍也問。

「龍也,你已經問了很多次了啦!醫生說我的傷口都沒有事情了,你看你,窮緊張的!」小理笑了笑。

「我是擔心妳。」龍也摟住小理。

「我知道。」小理笑了笑,然後輕輕的親了一下龍也。

龍也笑了。

 

 

「我好想要去看看櫻苺他們進展的怎麼樣了。」流路興奮的說著。

「我想他們的捲軸內容一定不一樣。」風磨說。

「好好奇噢。」

「妳還是專心的注意自己吧!」風磨突然笑的很像個惡魔一樣。

「什麼!?」流路回過神,才發現眼前的小惡魔的手正不安分的亂摸。「喂,你在摸什麼啊!」

「我們也要好好的培養感情啊!」風磨笑的更惡魔了。

「你的大頭啦!」

流路吼也沒用了…誰叫她喜歡上的是個…小惡魔 QAQ

 

 

「健健,你覺得光一這麼做有效嗎?」

健健是杏對健人的暱稱。

「聽涼介說,一定有效!」健人笑著。

「嘻嘻,我想跳跳們當初就是光一的幫忙,才會現在都有歸宿了。」

「杏,妳要不要也跟我訂婚?」

「咦?我們…這這這、這也太快了吧!」杏被健人的話嚇到了。

「妳覺得太快了嗎?」

「對阿,我幾歲你幾歲,太早了吧!」

「可是我覺得不早啊!」健人笑了笑。

「你…好啦好啦,訂婚啦!」

「YA,那麼就在這個島上訂婚吧!我請光一幫忙。」健人抱起杏,開心的在那裡轉圈圈。

 

 

「老公,你真聰明,知道要請光一幫忙。」冬美笑著說。

「妳噢。」智久溺愛的親了一下冬美。

「顆顆,那我們也要去找寶物嗎?」

「好啊,我們躲在暗暗的地方,然後…」智久在她的耳邊低語。

「色鬼!」冬美紅著臉。

 

 

「貴久,你覺得寶物會在哪啊?」芽衣很喜歡玩這樣子的遊戲。

「妳就只想要找寶物噢,都不會想說跟我獨楚想做什麼。」

「你別亂來噢,小心我跟你媽媽說。」

「說不定我媽媽是贊成我的噢。」貴久笑了笑。

「雖然說我們已經訂婚了…可、可是…」

「噓…」

下一秒,芽衣的嘴就被貴久堵住了。

 

 

站在遠處的光一拿著望眼鏡看。

嘖嘖,大家都在談戀愛啊…

不曉得要有進展的那一對如何了呢…

 

──

 

「慶,你知道寶物在哪裡嗎?」櫻苺問著。

「我…不知道欸,看看卷軸寫的好了…」

慶打開了捲軸,上面寫著直直走,然後會看到提示。

接著他們就直直的走,怪了,怎麼沒有任何提示啊?

突然間,有個尖叫聲。

櫻苺嚇的抱緊了慶。

慶趕緊安撫她。

「難道…這是光一的安排?」慶想著。

「慶,這裡好可怕喔。」櫻苺很害怕的緊抱著慶。

「別怕別怕,我在這裡陪你。」慶拍了拍櫻苺的背。

被嚇哭的櫻苺抬起頭看著慶。

完蛋,她這個樣子好可愛…  慶心裡想著。

「慶?」櫻苺偏著頭問。

這樣子更可愛了…

慶忍不住的低下頭,親吻著櫻苺。

然後…兩個人都跟著感覺走了…

 

在遠方的光一看到了,笑了笑

呵呵呵,成功。

 

──

 

「涼介,你真的不進去看看啊?」雄也問著。

「不、不…我不要…」涼介開始冒冷汗。

「呵呵,你這個怕阿飄的涼介。」光勾住涼介的脖子,笑著說。

「吼,你們不要欺負我啊!」

琉璃把他們分開。「好了啦,別鬧他了。」

「呵呵,老婆大人看不下去來打人了。」雄也笑著說。

「別鬧他了啦,你們想要進去玩就進去啊,不過可別打擾到櫻苺跟慶喔。」

「放心放心啦!」光笑著。

然後他們一對一對的情侶就這樣子走了進去。

只剩下涼介跟琉璃這一對。

「琉璃,對不起,都是我太膽小了。」涼介沮喪的低著頭。

「真是的,你這是什麼話啊!你再這樣子說自己,小心我打你喔。」琉璃開玩笑的說著。

「妳對我真的好好喔。」涼介笑了笑。

琉璃輕輕的彈了涼介的額頭。「我不對你好要對誰好啊,笨笨。」

「顆顆。」涼介笑了笑。「妳其實可以跟著他們的啊!」

「你要我去當電燈泡噢你。」

「呵呵呵 ^ _ ^」

突然,有個人出現在他們身後。

「還是…我陪琉璃進去?」

說話的人是--松村北斗。

「咦?」

映象中,我應該是跟他不太熟吧…  琉璃心想。

「妳讓北斗陪妳進去吧,我在外面等妳,妳可以看看大家的狀況。」涼介說。

「這樣子…好嗎?」

「我知道妳也好奇櫻苺的事情,妳就去吧。」

「嗯,謝謝你。」琉璃在涼介的臉上親了一下。

「涼介,請放心。」北斗說著。

「嗯。」

然後琉璃就跟著北斗一起進去了鬼屋。

 

「我們好像都沒有很熟的聊天過吼。」琉璃說。

「嗯,對啊!琉璃跟涼介感情很好呢!」

「呵呵。」琉璃臉紅了一下。

「不知道琉璃妳還記不記得,有一次妳來事務所找涼介時,看到我在練舞,很關心的在給我打氣。」

「呵呵,我想起來了!有這段。」琉璃笑著。

「那個時候真的很謝謝妳,因為妳鼓勵了我,所以我從那天開始都很努力的在練舞。」北斗笑了笑。

「你有認真的練舞就好了,只要肯努力,我想不管是誰都會成功的。」

「嗯,對啊!」北斗開心的笑著。

「就像涼介啊,他本來也是不會跳舞的人,入社之後開始很努力的在練舞,才會有現在的成績。」

一說到涼介,琉璃的臉上滿是笑容。

相較之下,北斗的臉色就開始越來越不好了。

「他啊,就是愛吃了點,每次都要準備好多東西給他吃,我都擔心會把他餵成小胖豬了。」琉璃笑了笑。

「聽妳這麼說,妳真的是很愛涼介呢。」北斗雖然臉上帶著笑容,但卻是握緊了拳頭。

「呵呵,對啊。」琉璃不好意思的笑著。

「那如果涼介向妳求婚了,妳會答應嗎?」

「呵呵,會啊。」

北斗沉默了。

見北斗停下腳步,琉璃轉頭看著他。「怎麼了?」

「妳會答應涼介?」

「痾…對啊。」

「那我不會讓妳們結成的。」北斗冷冷的說著。

「什麼!?」琉璃開始覺得氣氛怪怪的,身體的反應告訴她…得跑…

「我喜歡妳,所以我不會讓你們結成的。」

北斗衝了過來,摀住了琉璃的嘴巴。

「唔--」涼介!救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Via 的頭像
LiVia

小瘋子的大象窩

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