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接到中韓歌友會的邀請函的時候,U-Know是顯得很興奮的,他積極的跟經紀人商量著具體的時間安排和相關事宜,這是自那次不甚愉快的事件之後,他第一次如此積極的參與到神起的行程策劃中。

旁邊的Micky和俊秀拿著查詢到的明星名單不時的發出尖叫,並且因為自己喜歡的藝人不一樣而激烈的爭論著,在那個時候我真的覺得他們就是一群孩子,本身已經是偶像了,卻依舊時常因為其他藝人的出現而象FANS一樣的驚呼激動。

昌瑉只是安靜的坐在旁邊用電腦流覽著相關的訊息和資料,我一直認為昌瑉是一個超乎他年齡與形象的成熟的孩子,因為很多時候他顯得比Micky和俊秀還要來的沉穩,除了他比著自己說自己是天才的時候。

在中原本是跟U-Know一起跟經紀人商討的,他們的聲音很大,因為一部分是用韓語講的,我不是很明白,只是看著他跟U-Know表情上流露出的驚喜和興奮,由衷的為他們所取得的成績感到高興。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情緒高漲的時候,在中卻在接了一通電話以後突然象傻了一樣呆坐在沙發上。

最先發覺在中不對勁的是Micky,他放下手中的名單走過去,似乎有所預感的他表情很小心,他挨到在中身邊後,整個人蹲下麵對著微微低著頭的在中,無聲的詢問著。

那真的是我第一次看見在中的眼淚,沒有任何的預警,突然就流了出來。

Micky皺緊眉頭看著流淚的在中,最終也沒有開口。

與此同時,經紀人也接到了電話,在後來斷斷續續的報導中,我們才知道在中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看著在中的淚水,包括我們這些工作人員在內,所有人的眼睛都有些酸澀。

 

 

那時候,包括我在內,所有人都以為Micky會哭的。

畢竟他對隊員的眼淚一向都沒有辦法釋懷,即使昌瑉因為太過疲憊而發脾氣時衝動的淚水,都可以讓他跟著紅了眼眶。

然而,那次,他只是將在中按在自己懷裏,靜靜的互相依靠著,空洞的瞪著雙眼。

U-Know他們後來輕輕的將兩個人擁在中間,以他們最習慣的形式無聲的安慰著他們彼此的悲傷,在中的眼淚像是不會枯竭一樣,壓抑的情緒被顫抖的身體曝露出來,這樣的悲傷,即使沒有聲音,卻揪疼了所有人的心,畢竟,平時的他是如此堅強。

雖然在中親子案件的大肆報導嚴重影響了Micky他們的情緒,但是並沒有讓進行中的工作準備停止,我跟SAM依舊有我們的工作要完成,而當我再次有精力去關注這些孩子的時候,只看見在中靠著昌瑉痛苦的皺著眉,像是睡著了,俊秀安靜的坐在在中的身邊,表情是我所沒見過的嚴肅與冷漠,而U-KnowMicky卻不在房間裏。

當我再看見他們兩個人的時候,是在樓梯間的陽窗前。

眼前的畫面,是Micky整個人仰靠在扶欄上,微微抬著頭。在那一刻,我感覺到的,是他散發出來的那種壓抑和疲憊,利索的短髮垂過他的前額,陽光從窗戶外撒在他的臉上,遮蓋住了他的表情。

旁邊的U-Know一直側身看著窗外,我想那時候他其實什麼都沒有看見,深邃的仿佛掩蓋了一切的眼神讓人覺得悲涼,我在他飄忽的表情中,捕捉到了一種我形容不出來的茫然。

他們就這麼靜靜的站著,彼此之間沒有任何的交談。

這個畫面,在很久之後依然象烙印一樣留在我的腦海裏,即使沒有經過任何的處理,卻比任何一張寫真集裏的藝術照都讓我覺得震撼。

那時候的空氣,是安靜的,安靜的甚至充滿了一種沉重。

 

如同發生時一樣的突然,在第二天經紀人告訴在中,他的父親撤訴了,知道消息的那一瞬間我跟SAM都感覺到有些滑稽,整個事件仿佛一場鬧劇,而真正受到傷害的,卻只有這幾個孩子。

那次的事情,讓所有人都留下了很沉重的陰影,即使短暫的好象一場噩夢。

 

俊秀的身體在參加過亞太電影節之後突然變的糟糕,也許是因為一直以來他所表現出來的都是很運動的形象,當他整個人無力的依靠在Micky身上不說話的時候,真的嚇壞了所有人。

幸好醫院的檢查結果並不算嚴重,在U-Know他們的強烈建議下,俊秀在醫院修養了一天,也因此,直到MKMF MUSIC FESTIVAL頒獎典禮的當天中午,我們才趕回首爾。

那天的頒獎,是一場神起的盛會。

即使我聽不懂韓文,但是從身邊幾乎震耳的尖叫中,一樣可以體會到他們幾個孩子所獲得的榮耀。

Micky的眼淚,是在預料之中的,不知道為什麼,看著Micky的淚水,我從來沒有產生過這個孩子很脆弱的想法,SAM後來跟我說,Micky的眼淚,就好象我們的笑容一樣,只是一種表達感情的方式,所以他在任何一個激動的時刻都會湧出淚水,卻只會讓人覺得他很真實。

那天最後的慶典我們也參加了,Micky在宴會上擁抱每一個他可以擁抱的人,雖然U-Know跟在中一直在他身邊阻止他喝酒,但是情緒很興奮的他似乎還是喝了不少,有些醉意的他看起來更象一個孩子,一會笑一會哭的樣子讓所有人都忍不住去摸摸他,我跟SAM還有JISA看著在人群之中不斷的接受大家祝福恭喜的神起,突然產生一種想要一直跟這幾個孩子在一起的渴望。

 

再之後的十天之中,我們不斷的往返在亞洲的各個國家之間,各種各樣的頒獎和演出讓人完全沒有喘息的時間,甚至有的時候在燈光下的他們還笑的自信完美,回到車上時,幾乎不需要時間,都可以全部躺平。

而就在密集的年終月稍微過去之後,Micky突然將頭髮剪短了。

 

他以新造型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是無比訝異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卻也有一種早知道會如此的釋然感。

不同他平時喜歡的運動系,那天早上站在車旁的Micky是一身鐵黑色的西裝,戴著墨鏡的樣子看起來很深邃,SAM驚訝的拉著我問我為什麼會突然想到給Micky轉型。

當時的我幾乎是啞口無言的,對於Micky的這種突然的轉變,我比起SAM的愕然,也好不到哪里。

Micky看見我的時候,歉意的笑了笑,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他在完全沒有跟我商量的情況下改變了造型,我沉默了很久走上前,在他充滿了抱歉和不安的視線下輕輕撩撥了一下他額前短的幾乎快要看不見的碎發,笑著誇讚了一句,很MAN

那一瞬間,Micky笑的滿足而堅定。

 

原定的假期一早我被SAM的電話吵醒,手機裏只能聽見他焦急的聲音重複著,Micky和在中出車禍了。

 

我趕到醫院的時候,正好撞上沖下車往醫院裏跑的U-Know和俊秀,也許因為他們太擔心,即使我跟他們是同時走進醫院大門的,他們卻沒有看見我。

跟著一起趕到急診區,一看就看見了坐在椅子上的Micky和在中。

他們的狀況看上去不算糟糕,比起車禍,Micky看起來更像是感冒了,因為怕被人認出來,他圍巾圍的很高,棒球帽遮擋住了他剩下的半張臉。

看到U-Know他們,在中率先站起了起來,我沒有靠近,聽不見他說了什麼,只能看見在中的頭垂的很低,應該是在道歉什麼的吧,俊秀坐在Micky旁邊摟著他,似乎是在安撫他的情緒,而U-Know在聽完在中說的話之後,突然一把把Micky抓起來按在懷裏,下巴墊在Micky的頭頂上,口中不斷的重複著什麼。

SAMJISA她們過來的時候,被我阻止在急診區外,不知道為什麼,我直覺認為現在不適合打擾他們幾個。

後來聽他們的經紀人說,那天是Micky開車帶著在中出去散心,結果為了躲避後面追趕他們的FANS的車沖出了道路,幸好沒有受什麼傷。

我並不知道讓一向最怕冷的Micky在淩晨開車出去的確切原因,但是腦海中想起在中那天在休息室中的眼淚和樓梯間看到的Micky,心底卻隱約有了一份了然。

JISA在後來和我聊天的時候說,看不見的眼淚其實是火,比起流淌出來的悲傷,在心裡的淚水會將情緒燒灼出一個個的傷口。

那個時候,我第一個衝進腦海中的字眼是,千瘡百孔……

 

Micky的髮型,引起了很多工作人員的議論,這中間我遭受了不少的質疑,但是面對所有的言論,我始終只是笑笑,Micky因為這個曾經很愧疚,時常在我們兩個人單獨在一起的時候跟我說對不起,我每次只是笑著告訴他,我是專業的造型設計師。

後來在我的建議下他將頭髮染回了黑色。

我很得意的看著其他工作人員看著戴著眼鏡安靜看書的Micky時所發出的讚嘆,用手肘撞了撞旁邊的SAM,再次自信的重複,我是專業的。

 

短髮的Micky有一種很內斂的氣質,是安靜的,甚至充滿了一種知性感的。

在這之前我根本無法想像那個平時只要不是情緒好,會連半分鐘都安靜不下來的孩子會跟知性這個詞有所關聯,但是當我看著穿著灰青色的薄毛衣歪在沙發上睡覺的Micky時,腦烸中所能搜索到的形容詞卻只有這兩個字。

Pistol說他眼中的Micky像秋天,蘊含了一種冷暖交織的複雜,那雙越來越安靜的眼睛中,透露出的是一種讓人想要去探索的深邃。

 

我曾經開玩笑的跟Micky說過,只要你想,可能任何人都無法拒絕你的吸引。

但是那個時候他只是沉默了一下後,轉著他手中的鉛筆告訴我,東方神起是一個組合。

我那個時候其實並不是很明白他那句話的意思,只以為他是因為害羞而在逃避我的話題,一直到很久之後看到U-Know他們看著痛苦皺眉的他所流出的眼淚,才真正明白,當時他所說的東方神起是個組合是什麼意思,也才懂得,組合這個詞,真正的意義。

 

 

 

 

 

創作者介紹

小瘋子的大象窩

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