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面等待的涼介,感覺好像聽到了琉璃的呼喊著。

心裡開始不安了起來。

此刻,B.I.Shadow的其他團員們都跑了過來。

「你們怎麼會來這裡?不是只有情侶的人才會被光一叫來玩遊戲嗎?」涼介問著。

「北斗不見了,我們才來這裡找的。」優吾說著。

「北斗?他剛剛才跟琉璃一起進去鬼屋玩的啊!」

聽到涼介這麼說,他們都大叫了。

「你們怎麼了?」涼介不安的問著。

「其實…北斗他一直都喜歡琉璃,我們一直都很想跟涼介還有琉璃講,但是又怕這樣子會尷尬,只是…最近北斗他常常行為異常,我們很怕他會做出什麼事情…」小岬說著。

「什麼!琉璃…」

涼介衝進了鬼屋,B.I.Shadow的團員們也都跟在後面。

在遠處觀望的光一好像也感覺怪怪的,很怕阿飄的涼介怎麼會衝進鬼屋?

會讓涼介這麼衝動的就只有--琉璃有危險?

「琉璃似乎發生什麼事情…」光一說。

光一一說,坐在他旁邊的一個女生面色變得很不好。

「皓傑,去找人。」

「是。」

 

──

 

「北斗,你先冷靜一下。」琉璃不停的掙扎著。

「妳要我怎麼冷靜啊!」北斗現在的情緒真的很不好。

「我…」

「為什麼,為什麼妳會喜歡涼介,我也很認真很努力的想要跟他一樣厲害一樣的受歡迎啊!」

「北斗,你勒的我好緊,我…快…不能呼吸了…」琉璃很痛苦的說著。

北斗這才趕緊鬆手。「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咳咳…」琉璃鬆了一口氣。

「對不起…」北斗有點精神異常了。

「北斗…你還好吧?」琉璃上前關心著。

雖然她很害怕北斗又會像剛剛那樣子,但是還是擔心北斗。

「我沒有事…」北斗努力的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但是還是有點困難。

就在這個時候,涼介的聲音從不遠處傳過來。

「琉璃!」

琉璃一聽到涼介的聲音,急著想要飛奔過去。

「涼介!」

琉璃衝向聲音的來源方向,卻被北斗拉住手。

「北斗,你放開我!」琉璃害怕的說著,也不停的掙扎著。

「不!我不要,我放開的話妳就會去涼介身邊的!」

「北斗,你不要這個樣子!」

琉璃真的很害怕這個樣子的北斗。

「我絕不要妳回到涼介的身邊!」

北斗話一說完就把琉璃拉近更深暗的地方。

 

──

 

「我有聽到琉璃的聲音!」涼介激動的說著。

「涼介,你先別激動,我們循著聲音來源去找。」小岬說著。

「發生什麼事了?」雄也衝了過來。

小岬就把事情講給他們聽。

「所以我們剛剛聽到的叫聲就是琉璃的!」阿璇說著。

「那我們大家快點分頭去找吧!」夜光說著。

涼介則是往剛剛聲音來源的方向衝了過去。

 

「琉璃!妳在哪裡啊?」涼介大喊著。

「涼介你不要慌,我們都會幫你找的!」小岬在後面喊著。

但是太慌的涼介也聽不進去,就這樣子一起往前跑。

涼介一直一直跑。

此刻的琉璃也正被北斗一直拉著跑,不管琉璃怎麼的掙扎,北斗的手始終是死死的握著琉璃。

「北斗,你冷靜一點啊!有什麼事情我們可以好好說的,不要這樣子啊!」琉璃一直掙扎著。

「我不放,我一放開妳就會跑的。」

「放開她!」突然,涼介的聲音插了進來。

北斗緊張的轉身一看,真的是涼介。

「涼介!」琉璃喊著涼介的名字。

「妳不要喊他的名字!」北斗使力的把琉璃拉往自己的身後。

「北斗,你快放開琉璃!」涼介說著。

「我不要!」北斗抓住琉璃的力氣又更大了些。

「好痛…」琉璃喊著。

「北斗,你先冷靜一下,琉璃的手被你握痛了。」涼介身旁的小岬說著。

一聽到琉璃在喊痛,北斗有點恢復理智了。「琉璃,妳的手沒有事吧!」

「我的手沒有事。」

每次北斗恢復理智時,都是琉璃在喊痛的時候,由此可見,這個北斗是真的很喜歡琉璃。

就在這個時候,有個人從北斗的後方攻擊,北斗就這樣子暈了過去。

琉璃嚇了一跳,轉身去看。

沒想到居然是--皓傑。

「皓傑?」琉璃驚訝的看著他。「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姐這次有任務必須要跟光一哥好好談,所以我們就來這座島上,剛剛聽到光一哥說妳可能有危險,所以就叫我們來找人。」

皓傑說話的口氣依舊是如此的冰冷。

「皓傑,謝謝你。」涼介走了過來。

「我先把他帶回去光一那裡,你們就先在這裡吧!」

皓傑把北斗扛了起來,走了回去,身後跟著很多的小弟們。

 

──

 

每一對情侶回到別墅理之後都議論紛紛,很意外北斗居然會這樣子。

 

光一的書房--

「查的怎麼樣了?」光一心急如焚的說著。

「放心啦,快好了,就叫你放心了你還那麼擔心,真是的。」玲坐在沙發上,輕鬆的在喝著奶茶。

「妳就這麼放心。」

「放心,葎她查詢資料的速度很快的。」玲笑著看著坐在辦公桌上,飛快的敲打鍵盤的一個女生。

「真的?」光一又不放心的再問了一次。

「  你別忘了我們是在做什麼的,放心啦!難不成你不相信我們的能力啊。」玲的眼神射向光一。

光一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好,我相信。」

這時,皓傑剛好扛著北斗回來。

「人帶回來了。」皓傑說著。

「嗯,把他放在沙發上吧!」玲說著。「葎,北斗的資料給我看看。」

「是。」然後葎就拿出一疊的資料,這讓光一看傻眼了。

事務所裡面的資料也沒有這疊的多吧!

玲翻了翻那疊資料。「沒什麼疾病啊!為什麼他會這樣子啊?真是奇怪,難不成是被下藥了噢。」

「很有可能噢。」虛突然冒了出來。

「噢,虛,能不能請你以後要出聲請先預告一下好嗎,我會被你嚇死的。」玲說著。

「呵呵,妳想死我也會讓妳死不了。」

「你這恐怖的傢伙。你先說說看下藥這件事情。」

「我剛剛簡單的幫北斗檢查了一下身體,發現他最近都有在服藥的情況。」

「但是報告裡顯示他的身體狀況正常啊!」玲說。

「所以有可能是有人故意要下藥的,不過那個人是誰就要查查看了。剛剛驗出來的那些藥,是國外運進來的,似乎跟毒差不多,會讓人有上癮的感覺。」

「葎,妳查一下哪些人有在進口這些藥物。」玲說。

「好。」葎馬上開始啪啪啪的又在狂打鍵盤了。

「光一,我們可能會在這裡打擾一陣子噢,抱歉啦。」玲說著。

「沒關係,妳要不要先去看看琉璃。」

「好,我去找她。」

 

──

 

琉璃的房間--

『叩--叩--』

「請進。」

「女兒。」玲一打開門就看到平成家族的女生們都陪在琉璃身邊,這讓玲放心了不少。

「媽咪。」琉璃開心的喊著。

「妳還好吧?」玲坐在床邊問著。「妳們呢,也沒事吧!」

大家都搖搖頭。

「媽咪,我沒事。是媽咪要皓傑來救我的嗎?」

「嗯,光一說那個時候看到涼介很緊張就想到是不是妳出事了,我就叫皓傑去看看。」

「謝謝媽咪。」琉璃抱著玲。

「沒什麼的,乖乖。」

「媽咪妳怎麼來這邊都沒有跟我說啊?」

「有公事要處理,要低調點,嘻嘻^_^」玲摸了摸琉璃的頭。「我也有些事情要去處理,妳在這裡待著喔。也請大家幫我看著琉璃。」

「嗯好。」

 

──

 

幾天之後,北斗醒來之後,看到琉璃,有種很自責的感覺。

因為他覺得自己不該讓琉璃受到傷害。

另一方面,玲她們持續的再調查著藥物的事情。

不過她沒有對外公開來講,而是私底下的在調查著。

平成家族的人也都離開了島上。

玲怕會有人對她們下手,也都偷偷的派人保護她們。

她可不希望再發生像之前琉璃被綁架的事情。

就在最近,杏一直覺得好像會有什麼事情會發生一樣。

很擔心著。

「杏,妳在擔心什麼啊?」流路問著。

「我…我真的很擔心,感覺上好像會有什麼事情即將要發生一樣…」

「妳是指什麼事情?」

「就…就是小蝶,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到了小蝶…感覺…她好像要做什麼事情…」

「妳這樣子算是第六感嗎?」靜兒說。

「不知道,就是感覺…」

「小蝶是吧!」在一旁的玲也覺得杏口中的小蝶好像不簡單。「葎,妳去查。」

「是。」

 

──

 

「最近這陣子妳們可以出去,不過要小心點。我也會派人注意妳們的安全的。現在只能靠女人了,沒辦法,誰叫妳們家的男人都去工作了。」玲攤了攤手,說著。

「媽咪,麻煩妳了。」琉璃說著。

「噢,沒關係啦!」玲笑了笑。「妳們今天想要去哪裡嗎?不然整天窩在家裡面也會發霉的。」

「呵呵,沒那麼誇張啦,還發霉。」小理大笑著。

「哈哈哈,開玩笑的啦!」

「那我們有要出去哪逛逛嗎?」

「好吧,出去逛逛好了!一直窩在家也會變得很悶,出去逛逛也好,走吧!」靜兒說。

大家也都出門一起去逛逛。

一離開屋子之後,就有個女生一直在後面跟著。

那個人就是--小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Via 的頭像
LiVia

小瘋子的大象窩

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